老大众电话  CONTACT US
总部:020-85627755(20线)

搬家:020-85627755
搬厂:020-85627755

值班:13246465952
业务:李生、谢生
范围:搬家搬厂吊装拆装打包
客服:
点击这里开始搬家 点击开始搬家
扫一扫公众号  享优惠
新闻中心INDUSTR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搬家新闻 > 正文
心系灾区 爱在地震灾区
发布时间:2013-06-21 18:06:16 作者: 广州大众搬家 浏览: 94,1,0 标签:地震搬家
地震之前,他们是三名普通大学生。即将按部就班地毕业、工作、生活……

  灾难之后,他们是三名不平凡的志愿者。最宝贵的青春岁月,奉献给了中国西部那个叫宁强的地方……

  用爱让学生接受我

  “有些事是重要的,但有些事是更加重要的。”

  “没有地震,没有重建,就不会与他们相识。我用我的力量感化他们,真的非常有成就感。”

  宁强广坪中学的支教志愿者“阿丙”风趣健谈,对自己在灾区的“苦日子”津津乐道。他,就是来自天津理工大学数学系的刘丙新。

  地震发生时,刘丙新已经在广州的一家公司实习了。“有些事是重要的,但有些事是更加重要的。”他不顾父母和朋友的劝告,成为了一名抗震救灾志愿者。

  和学生一起挤帐篷

  抵达宁强后,阿丙被分到广坪中学,成为一名数学老师。学校的综合楼和宿舍楼在“5·12”地震中遭到严重损坏,在篮球场上搭起了巨大的帐篷。刘丙新和学生一起挤在帐篷中。

  一天晚上下起了大雨,帐篷突然漏水了。“我们用脸盆接水,接着接着就满了。半夜12点,学校临时决定,把学生转移到板房。”全校老师冒雨出动了,阿丙也不例外。在瓢泼大雨中,他喊破了嗓子,浑身被淋个湿透,鞋几次陷进泥中拔不出来。当所有学生都在板房安顿下来后,已经是凌晨2点钟了。阿丙回到漏雨的帐篷里面,昏昏睡下。“早上醒来才发现鞋坏了。”

  广坪中学旧貌换新颜

  如今的广坪中学,朗朗的读书声从一排排板房中传出来,回荡在宁静的校园。不远处,两座新楼正在建设中。一座是由天津援建的学生宿舍楼,另一座是办公楼。新学期两座新楼就将投入使用。

  我的学生是最好的

  更令刘丙新高兴的是学生的变化。“我带了一个基础最差的班,但他们都是最好的学生。”阿丙说。

  刚来的时候,有的孩子对这名小老师表现出不屑一顾。但刘丙新丝毫不气馁。他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去家访,了解学生们的家庭环境和成长背景。班里有个孩子特别调皮,成绩较差,是老师们眼中典型的后进生。“去年冬天,我决定去他家看一看。结果发现这个学生的家被地震严重损坏了,父亲有病,年幼的弟弟刚刚学会走路。”

  阿丙从学生父亲的口中得知,全部家务的重担都落在这个不足15岁的孩子肩上,他根本无暇学习。“当时我看着那个学生手上的冻疮都在流脓血,心里特别难过。”阿丙说。他为学生买来冻疮药,并与他谈心,鼓励他。一段时间后,这个“钉子户”终于开始扬起自信的风帆,表现也令人刮目相看。慢慢地,同学们越来越喜欢刘老师的数学课,不仅纪律变好了,学习积极性也增强了不少。

  “没有地震,没有重建,就不会与他们相识。我用我的力量感化他们,真的非常有成就感。”阿丙说道,“我看到,随着重建的一步步顺利进行,从学生到普通村民,心态都在不知不觉地发生变化。这才是最让人感到惊喜的。”

  记者刘晓艳 实习生李栗

  天津来的“小神医”

  在燕子砭中心卫生院里,志愿者田晶可是个尽人皆知的“万能人”,既是主治医生,又是理疗师,还是查房换药的护士长。“就找那个天津来的田大夫。”成了燕子砭乡亲们看病时常说的一句话。

  陕西省宁强县燕子砭镇位于嘉陵江畔,每年春夏,雨燕成群。这个美丽的小镇上,正流传着一个“小神医”的传说。他,就是来自天津中医药大学的田晶。

  一天两顿饭饿坏小伙子

  田晶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让人倍感亲切的天津小伙儿。作为一名足球和棒球的双料二级运动员,他浑身都散发着令人振奋的青春活力。这样一个运动型大男孩,最钟爱的专业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瑰宝——中医。

  “刚地震的时候,我就想来灾区。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能尽一份力,也不枉读了这几年医书。”他说。2008年7月,距离地震发生不到两个月,他和28个同伴一起踏上由天津奔赴灾区的征程。

  被分到燕子砭镇中心卫生院后,田晶开始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由于余震不断,田晶和同事们住完楼房住板房,住完板房住帐篷。刚来的日子,感受地震和来回搬家变成了头等大事。那个时候病人比较多,卫生院中午不休息,一天只供应两顿饭。刚来的那一个月,他常常一到晚上就饥肠辘辘,饿得无法入睡。除此之外,由于无法适应潮湿的气候,湿疹也缠上了他。

  成了当地的“万能大夫”

  从前没有给人正式诊治过的田晶,一开始非常紧张,生怕自己的疏忽给患者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痛苦。但一段时间过后,他对工作渐渐上手。看中医、打绷带、写病历、查房、与同事切磋学习……他总是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得满满的。他过硬的医术也让乡亲们越来越信任这位来自远方的年轻医生。一位老婆婆被田晶治好了顽疾,还把自己卧病在床的老伴也拉了过来。用她的话说:“田大夫治病,放心。”

  在灾区的几个月里,田晶经常一天24小时不休息。一个个病人痊愈了,田晶自己却累得倒下了。漫漫冬夜,他独自躺在空荡荡的病房,打了一夜的点滴。天一亮,他就爬起来,穿上白大褂,又坐在了等候他看病的乡亲们面前。

  就这样,爱的种子在乡亲们的心中开出了美丽的花。凡是被田晶治疗过的病人,无一不和他交上了朋友。街上经常有熟悉的面孔对他热情地打招呼;电话里经常有村民邀请他去吃一顿农家饭;丰收的季节,经常有核桃、花生之类的土特产摆到他的住所前。甚至他出去买红薯,卖红薯的老伯都说:“田大夫,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听到这样的话,田晶觉得,所有的寂寞和忍耐,都是值得的。

  记者刘晓艳 实习生李栗

  我把自己捐给灾区

  “刚地震的时候,学校里纷纷捐款捐物。我家在农村,上大学还是靠的助学贷款,虽然很想多为灾区做些事,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当有关部门招募“赴灾区”的大学生时,谢海英决定——把自己捐给灾区。

  5月8日晚上9点多,宁强高寨子镇陷入黑暗,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早早地吃过晚饭休息了。镇政府的一间小办公室里,一个娇小的身影依旧忙碌着。她就是来自天津南开大学法学专业的谢海英,在镇土地管理所做村庄规划员。

  我把自己捐给灾区

  谢海英出生在江西,五年前,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南开大学,是学院里年年拿奖学金的优秀生。“5·12”地震发生时,她正准备与一家知名企业签约。突如其来的大地震,一下子改变了她的命运,把她与中国西部的一个无名山村联系在一起。

  “地震发生后,看着新闻报道中的灾区场景,感觉心底时刻有种让我去灾区的冲动。在灾区工作一年后,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已经融入我的血液中,成为我生命中不能割舍的一部分。”谢海英说。

  “刚地震的时候,学校里纷纷捐款捐物。我家在农村,上大学还是靠的助学贷款,虽然很想多为灾区做些事,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当有关部门招募“赴灾区”的大学生时,谢海英决定——把自己捐给灾区。

  她毅然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工作,默默地收拾好行囊,来到了宁强。

  用脚步丈量受伤的土地

  这一年,谢海英成了宁强县高寨子镇土地管理所的一名普通的村庄规划员。“刚来的时候真的挺不习惯的。这里吃的东西口味偏酸偏辣,那段时间几乎什么都吃不下,大家都说我瘦了一大圈。”克服了生活上的重重困难,克服了对一次又一次余震的恐惧,她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本职工作中去。

  村庄规划员的工作主要是施工放线、土地丈量、规划建筑用地等。谢海英最常做的就是给村民看看地皮适不适合盖房子。由于工作需要,她经常下乡。有时甚至要光着脚下地,奔波于田间。“这一年里,我觉得自己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感觉自己在磨炼中成长了许多,心智也成熟了许多。”谢海英的神情中透出了自信,“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告诉自己,我能做一点事情就做一点事情,多做一点事情心里就踏实一点。”

  灾民基本上都盖起新房

  刚到高寨子镇的时候,谢海英被眼前不计其数的帐篷和随处可见的危房震撼了。那些曾经被称为“家”的房子要么倒塌,要么倾斜,要么出现了深深的裂缝。她曾去过深山的一个村庄。在这里,住着一位丈夫过世的中年妇女,独自供养着年迈的婆婆和两个小孩。地震把他们的房子震塌了一半,一家人挤在一间稍稍好一点的小房子里,吃、住、做饭全都挤在一处。“当我走进那间屋子,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黑漆漆的房间里一张破烂的床,上面躺着一个老人。一个瘦弱的孩子穿着又脏又旧的衣服,正在做家务。只有一个木头搭建的屋顶,阳光从缝隙中钻进来,真不知道下雨的时候他们该怎么办。”

  不久前,谢海英再一次去这家的时候,一座崭新的砖房已经矗立在她眼前。由于国家和社会提供的援助,现在,高寨子镇的灾民基本上已经把新房子都盖起来了。“灾区真的一天一个样。”谢海英说。

本文来自:广州大众搬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