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众电话  CONTACT US
总部:020-85627755(20线)

搬家:020-85627755
搬厂:020-85627755

值班:13246465952
业务:李生、谢生
范围:搬家搬厂吊装拆装打包
客服:
点击这里开始搬家 点击开始搬家
扫一扫公众号  享优惠
新闻中心INDUSTR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搬家新闻 > 正文
广州“候鸟族”提前出门好过搬家
发布时间:2013-07-09 16:10:05 作者: 广州大众搬家 浏览: 168,1,0 标签:候鸟族搬家

 在“限牌令”已至、“限外令”仍在纸上谈兵的这样一个节点上,行驶在广州的外地号牌车辆,车主心态也各不相同。这些外地车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种是几乎每天进出广州的“候鸟族”座驾;一种是仅在非高峰期或周末,临时出入广州办事或走访亲友的;最后一种就是规避“限牌”,在佛山等地买车上牌。在“限外令”前夕,第三类车主内心最不好受。

  “候鸟族”

  1

  三套方案:搬家、地铁接驳、赶7点前到公司

  提前出门好过搬家

  “我正在训练自己提前起床,好在‘限外令’正式实行后赶在早上7点到办公室。”住在番禺的胡小姐爱车挂深圳牌,车是她父亲给她的。

  “我前年才大学毕业,因为在广州上学,所以就留在广州工作了。”胡小姐在珠江新城一家设计公司当设计师,平时开车上下班。对于“限外令”,她说,“已经准备了三套方案”。

  “第一个方案是搬到离公司近一点,例如天河、海珠等地。”胡小姐告诉记者,现在自己不会考虑换车上广州牌的可能。“离公司近一点,可以坐公交车或者地铁就到了”。不过,离地铁站近的房子租金也比较贵,“而且我现在也很喜欢番禺这边的环境”。

  “第二个方案是开车到附近的地铁站,然后坐地铁上班。”不过这个方案也是最令人难受的:除了还是要挤地铁外,有没有停车位也是一个问题。

  “第三个方案是赶在限行时间开始前开车上班。”胡小姐考虑得最多的就是这个方法。因为这样既不用换牌,节假日又自如进城。

  “临行族”

  2

  非高峰期购物探亲,自觉地铁接驳——

  短暂入城没影响

  在西朗地铁站外停满外地车的停车场,有着这样一种现象:周一至周五的晚高峰,前来拿车的基本都是“候鸟上班族”,而在周六周日的晚高峰时段,则基本变成了来广州购物或访友的外地人。

  7月6日晚6时,“粤T”(中山)牌照的许女士把车驶入停车场,她提着一个大塑料袋下车,起身就往地铁站走。在记者询问她是否知道广州要“限外”的事时,许女士显得很茫然,“对我没什么影响,我一年也就来几次,这次是来看望朋友,来的很少。”每次来广州,许女士都会把车停在这个停车场,“为什么不开车进市区?”女士毫不犹豫地回答:“太塞啊!”

  “广州限外的话,对我影响也不大,也不会经常出来。”佛山车主何小姐告诉记者,她一个月回来广州一两次,也是靠地铁接驳。这和“粤X”(顺德)车主张先生的想法不谋而合,他认为广州“限外”只是很少的时间,“(购物消费)不一定就硬赶在早晚高峰的嘛”。

  而另一个例子中,因为去深圳市区也要一个多小时,家住深圳松岗的朱先生平时都选择到广州购物。“两边时间差不多,而且广州的选择面广。”朱先生说,每逢节假日会到广州越秀区的表姐家住。

  “避规族”

  3

  上外地牌提前享受,“限牌令”如心头大石

  摇号上回“粤A”是出路

  今年1月,市民吕先生摇号四个月无果,匆匆前往佛山南海,托朋友给新车上了“粤Y”牌。成了“有车族”后,他出行便利度大为改观,然而伴随着的是无尽的担忧——限外令。吕先生家住黄埔大道,在环市东路上班,其上班路线正好在“限外令”所涉及的路段。为此他绞尽了脑汁,继续想办法:其一是继续摇号,其实他一直没有停过,“这是最好的一个办法,只能慢慢等”。

  其二是绕路应对,黄埔大道接环市东路的路线自然不能再走,只能从家门口先上华南快速干线,转广园快速绕路到达环市东路上班点,“多烧点油,多交两元路费”。第三个方法则最为“痛苦”,吕先生的工作是晚出晚归型,因而一旦“限外”,他受影响的是上班,“我只要比规定时间早出门就没事了,不过这样我的睡眠时间就太少太少了”。

  “标准”迟迟未出外地车主人心惶惶

  在《广州市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办法》中,“适时对长期在本市指定区域或路段使用的非本市籍中小客车采取区域错峰出行交通管理措施。”的表述令“佛山牌、广州人”车主吕先生特别焦虑。因为这个“长期”并无细化解释,他有可能在列。考虑到“限外”与“限牌”的错综复杂联系,吕先生很自然地担心自己以及一众前往异地上牌的人群成为“被打击对象”。

  “标准是什么?可操作性在哪?如果是以时间分,我少开一天岂不就不是长期了?你总不能给每辆车都配一个记录仪吧。如果是这样,我绕一段也可以啊。”吕先生吐槽道。他认为,政府出台政策的目的应在于方便市民,“为了打击某个群体,一刀切,这是很荒唐很搞笑的做法。”

  事实上,吕先生很清楚地意识到,摆在自己面前的最行之有效的方法还是摇广州车牌。不过这并非易事,他从去年9月份开始摇号未得,自己的三个同事在去年8月份摇号同样无果。摇号没运气,竞拍如何?吕先生十分纠结:“真不太想去‘买’,现在竞拍底价已经14000元,够我走七千次华快了!”

  长期出入广州生意人影响大

  有业内人士指异地上牌数不止官方说的7500辆

  新快报讯佛山某车行的李经理清晰记得去年7月1日的场景,当晚佛山几个车行集团基本上都在加班,来自广州的车主三更半夜排队买车上牌。某日产车行一夜间破纪录地卖出了70多辆车。“限牌”之后,广州在佛山买车上牌的数量有多少?李经理无法给出具体的数字,但他认为“数字肯定比官方之前公布的7500辆要大”。

  李经理举例说,在广佛交界处的海八路江南名居小区,有四成住户为广州人,他们多在芳村茶博会、花鸟市场等地方做生意。“在这四成业主中,持‘粤A’牌的和在佛山当地买车的各占一半”。他习惯把这些前往佛山买车的车主称为“候鸟式群体”。这个群体在去年下半年呈井喷式增长。数据显示,去年下半年佛山的车交易量较2011年同期的100万辆翻了一番。

  而对于广州“限外”政策,李经理认为政策出台应该要看市民的反响,斟酌细节。他表示,受“限外”影响最大的是长期出入广州的生意人。“就我们这一行来说,广州是汽配以及其他产业的中转库,限外的话我们是很郁闷的。比如说我要到广州接一个客户,难道要我把车停在芳村,然后打的甚至坐地铁去市区接人,再回到芳村开车吗?这个生意不黄才怪。”

  李经理所说的这种生意人,恰恰符合“长期”的条件。“你很难界定是否长期的,我觉得广州交委最应该做的是办理通行证,顾及多点实际人群,不应该一刀切。”

本文来自:广州搬家公司